南充“江之韵”唱出国际范

2022-09-23 03:59:43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南充**网

南充江之韵**子合唱团成员

合唱团指挥张小勇

近日,第十六届**国际合唱节评测结果公告在网上发布,公布了此次合唱节**终获奖名单。值得关注的是,来自我市的南充江之韵**子合唱团凭借一曲优**动听的《葡萄园**曲》,**终获得此次大赛乐龄组同声合唱二级团荣誉称号。记者了解到,这也是这支年轻的合唱团首次参加国际比赛。日前,记者走进南充江之韵**子合唱团,听他们讲述参加此次比赛的故事,以及他们与合唱艺术的故事。

草根业余合唱团·参加国际大赛获殊荣

“在那迷蒙的月光下,果园里微风飒飒,那是葡萄树叶,摇动着思念,在诉说许多心中的话,曾经荒凉的土地上,怎会铺开绿色的山岗……”一段四分多钟的比赛视频,展现了南充江之韵合唱团的风采:团员们身着一袭白裙,**优雅,随着悠扬的**声响起,优**动听的歌声让人感觉心旷神怡,仿佛带着观众走进了月光下的葡萄园,带给听众一种如痴如醉的感受,不仅感受到了音乐艺术之**,也感受到了自然世界之**。一曲结束,依然让人沉醉其中。

记者了解到,**国际合唱节创办于1992年,是国内**的**级、国际**合唱类艺术活动,每两年举办一届,是我国规模**大、规格**高的国际合唱艺术盛会。今年是**国际合唱节举办30周年,意义非凡。经30年的努力,**国际合唱节已吸引十余万人参与,成为国内外合唱艺术团体和业内人士展示音乐才华、加强艺术交流、增进和平友谊、促进合唱发展的重要**和著名文化品牌。本届**国际合唱节云集52个**的530支中外合唱团线上线下参与。

南充江之韵**子合唱团团长左红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他们参加此次比赛是以线上形式开展,按照要求将比赛视频提交组委会。采访中,左红言谈间显得非常开心和激动。“我们团去年5月才成立,这次是我们**次参加这么大型的比赛,能够在这次比赛中受到肯定,我们每一个团员都备受鼓舞,也增加了我们的**心。”

奋力训练自我突破·合唱团成员进步快

左红介绍,成绩的背后实则经历了许多的艰辛。“我们都是业余合唱队员,大家因为喜欢唱歌聚在一起,一开始当着兴趣爱好,**终在**的指引和我们自己的努力下,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

“我们今年5月份才开始准备比赛,6月8号开始录制比赛视频,时间很紧,这一个多月大家都铆足了劲地训练。”团员李春秀说。“团员除了天天完成音乐**布置的作业外,每周还要进行3次的集中训练,每次训练时长两小时。”团员王小丽告诉记者,他们团员平均年龄53岁,其中年龄**大的64岁,大部分团员白天上班,一下班就赶过来排练。“让我很感动的是大家都放下了自己的事情,专心排练毫无怨言。”团员蒋俊华说。

如果说团员们需要做的是抽时间排练,那对合唱团的音乐指导**、西华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张小勇来说,指导一支业余团队参加专业比赛,这是一次挑战。

“团员们因为喜欢唱歌聚在一起,但是大家缺乏合唱意识。合唱不同于其他的歌唱艺术,唱歌讲究个**,合唱讲究共**,融合和平衡,所以要求也更高。”张小勇告诉记者,虽然合唱团乐理知识的基础不好,但团员们凭借着一腔热爱,十分刻苦的学习钻研。“让我感动的是,团员除了自己练习,还帮助其他团员,到团员家里一遍遍练习。”张小勇说,随着团员的努力,在掌握乐理知识的同时,合唱效果也越来越好。

嘉陵江合唱艺术节·让更多人爱上合唱艺术

居住在顺庆区的何霞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也是南充江之韵**子合唱团的一名成员。“合唱是我生活中一抹浓烈的色**,因为合唱让我的生活更****。”何霞说。

在南充,像何霞一样喜爱合唱艺术的人还有很多。成功举办多届的南充嘉陵江合唱艺术节不仅让全国各地的合唱爱好者爱上南充,更让生活在南充的市民领略到合唱艺术的魅力,进而参与其中,在优**动听的歌声中,改变着一个人的气质,也影响着一座城的文化品位。

“南充的嘉陵江合唱艺术节很有名啊,我们多次到上海、广州等地去交流学习,大家说起南充,都知道嘉陵江合唱艺术节,这让我们都很骄傲,南充这张文化名片已经打响了,希望能够将这个比赛更好的举办下去。”南充市江之韵**子合唱团**伴奏**、南充歌舞剧院**艺术指导何源说。

南充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罗琴 文/图 实习生 唐萱颖

江之韵**子合唱团简介

江,嘉陵汤汤,江水泱泱。韵,**悦耳,声韵悠悠。她,生长在嘉陵江畔,粼粼江水浸润嗓音,歌声如江水一样清澈婉转,如江水一样悦耳潺潺……她,就是—南充江之韵**子合唱团。江之韵合唱团成立于2021年5月,由南充一**真爱合唱的业余爱好者组成,现有团员48人,平均年龄53岁。“江”与“韵”,**共生,江水有韵律地流淌,合唱之**随江流向远方,向世间传递情,传送**,传播爱。

如果说**近有什么歌,活跃在每一个视频**,**揽了大人和小孩的歌单,从五岁到五十岁,听到**句,就能条件反射般接上第二句,那一定就是陈奕迅的《孤勇者》。

这首歌是**《英**联盟》衍生动画的中文主题曲,配合剧情背景,带着一种悲**和励志的复杂气质,于2021年底正式发布。**很火,但动画并未大火,所以当时,《孤勇者》主要在**玩家的**体里流行。

谁都没想到的是,在半年之后,这首歌的受众从电竞圈来到了幼儿园。有网友调侃道,陈奕迅估计也没料到自己唱了首儿歌。

毫无疑问,这首歌要表达的意思相对沉重,甚至带着成年人生活的真实和苦涩,小孩们并不能领会歌词的深意。那么,《孤勇者》是怎么变成一首儿歌的,背后的逻辑离谱之中带着一点靠谱。

现在流行用《孤勇者》对暗号?

在**媒体上,可以经常**到小孩子在教室,在家里,在地铁,大声哼唱《孤勇者》的视频。不夸张地说,从六一儿童节开始,到**近的中小学毕业典礼,这首歌几乎承**了每一个10后参加的文艺演出,甚至在幼儿园,也是“人均会唱”的水平。

网上流传着这么一个段子:以前搭讪小朋友的方式是“来给你个吃的”,现在搭讪小朋友的方式是“爱你孤身走暗巷”。其实这一句是《孤勇者》的歌词,据说小**听到之后,会顺着调子坚持把歌唱完。

结果有“社牛”真的到街上尝试了,他在等待红灯时成功与小**对上暗号,收获了一首完整的《孤勇者》。

《孤勇者》的走红同样影响着有孩子的家庭。有年轻的爸妈在网上抱怨,说自家小孩要求学会这首歌,因为班里同学都会唱了。也有爸妈借此机会,找到了奖励小孩的新方法:作业写得好就可以听两遍《孤勇者》。

总的来说,大家对这种不按套路又出圈的走红方式,都很感到意外。

不少年轻人表示,虽然这首歌我很喜欢,但我看不懂,为什么小孩子们也会喜欢这首歌。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关于儿歌的记忆,大都是简单又生活化,朗朗上口的,比如“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卖报歌》),或者是“别考个鸭蛋抱回家”(《数鸭子》)这样的。

而唱着“去吗,配吗,这褴褛的披风,战吗,战啊,以**卑微的梦”的《孤勇者》显然不具备这些特征。

除了在歌词上的呈现方式不太利于儿童进行理解和表达,《孤勇者》的旋律在演唱方面也颇有难度。这首歌调不算高,但难就难在,唱的时候要在低音区保持旋律的完整,处理好断句和换气的位置,以及在沉稳中展现出**发力。

在近期的音乐类综艺节目《闪光的乐队》和《乘风破浪第三季》中,有专业歌手尝试改编和翻唱了这首歌,效果并没有达到观众预期中的好。

何况小孩子们的嗓门普遍比较高,想唱这种低音多,旋律起伏不大,亟需通过情感进行烘托的歌,根本就像是离开舒适圈十万八千里,在雷区反复蹦迪。有意思的是,尽管唱《孤勇者》困难重重,他们还是乐此不

代代唱儿歌,代代有不同

当我们试图探寻《孤勇者》为什么会成为儿歌的时候,从创作目的出发,会发现一个规律:它来自动画片。

回想一下我们小时候流行的那些儿歌,是不是常常会跟一个个动画人物,一部部动画片,联系在一起。比如80后的《黑**警长》《葫芦娃》《灌篮高手》,90后的《哆啦A梦》《蓝**淘气三千问》《迪迦奥特曼》,00后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冰雪奇缘》等等,这些儿歌的走红与动画片的卖座不无关系。

不过这些年出现的变化在于,动画片的受众越来越多地从儿童向大人转移,无论是故事情节的核心设计,还是主题歌曲的选择,都出现了“去低龄化”的趋势。

就用几年前火遍大街小巷的动画电影《冰雪奇缘》作为例子,在这个故事里,公主不再是等待拯救的角色,她拯救了****,让不怀好意的王子滚蛋。这种情节对于大人和小孩来说,都是新鲜的体验。

而《冰雪奇缘》主题曲《Letitgo》,更是让旋律在高音区逐段攀升,反复轰**,达到流行歌手也不敢轻易挑战的难度。但是,无论是英文的原版歌词还是困难的高音,也都没有影响到小孩对这首歌的喜欢。

既然提到英文,这里出现了当下儿歌发展的另一个趋势特点:没那么重视歌词。

据观察,很多小孩唱《孤勇者》或者《Letitgo》的时候,发音和咬字并不是那么地准确,有时候难唱的句段干脆跳开不唱,反复哼唱**上头的几句。所以说,他们之所以喜欢这些歌,不一定跟歌曲本身表达的涵义有关。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一种氛围,当他们感受到了一首歌的氛围,并且从心底里产生共鸣的时候,这首歌就有可能成为儿歌。

也有人认为,《孤勇者》在儿童**体中的流行,是因为中二之魂烧到了人类幼崽的身上,因为前不**他们疯狂追捧的《逆战》,同样让大人摸不着头脑。

其实“让我们荡起双桨”也好,“爱你孤身走暗巷”也好,音乐审**本来就是个人的,只要是健康向上、正面导向的歌曲,小孩们喜欢选择哪一首作为儿歌,都问题不大。在这一方面,10后们确实比我们做得更好,走得更前。

上一篇:《牧野家族》慢节奏的节目,张翰一个人的生活状态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整改中,内容已删除!”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武汉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